合作热线:400-0457-699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玖伊动态

涉外婚姻,勇敢者前行!
时间2015-03-24 09:30:12

初来美国的时候,我和老公两个人的英语交流都磕磕绊绊。那时候多少有点羡慕谈美国男朋友的小学妹。看她们英语讲得那么利落,不就是因为多个全天候免费外教吗?后来再羡慕,是羡慕中西结合的婚姻产生的混血娃娃,高鼻子大眼睛,长得真是好看。

在美国生活了这么多年,身边中西合璧的恋爱与婚姻见了不下几十例,自己还做媒人兼伴娘成全过一桩跨国婚姻,渐渐体会到这种组合的特殊挑战性。语言、饮食、文化之外,还有思维方式的差异,往往不是一个“爱”字就可以弥合的。而万一到了“不爱”的时候,西方男人的冷酷决绝是很多中国男同胞做不出来的。

张爱玲说:“当一个男人不再爱一个女人,她哭闹是错,静默也是错,活着呼吸是错,死了还是错。”这是对男人翻脸无情的最好形容,而且是跨文化的传神描述。然而中国男人要分手,通常还有对女人“一日夫妻百日恩”的稀薄情分,而在契约精神影响下的西方男人,解除关系时那份干净利落和冷酷决绝,简直能让人恨得牙根发痒。我的朋友爱莲,结婚五年时有了两个孩子,老二还不到两岁,有一天推着童车带孩子散步,回来从邮箱里取到丈夫发来的离婚书。虽然他们时常吵架,她以为就是一般的家庭冲突而已,没有意识到丈夫如此决绝。我还有一位中国女同事,和美国男友同居一段后对方提出分手搬了出去,女同事旧情难忘还想复合,又去找了前男友几次。对方就毫不犹豫地向法院申请限制令,禁止她在离他几百码之内出现,否则诉诸法律。

1111.png

 拿默多克与邓文迪来说,他们的非典型婚姻和一般的涉外婚姻虽无太多可比之处,但邓文迪和不少嫁给西方男人的东方女人一样经历了一个错愕,那就是配偶会毫无迹象地突然提出分手。西方文化支持个人追求自由和快乐,很多人评估自己的生活,首要就是问,我快乐吗?在一段关系里不快乐,本身就是足够的终止关系的理由。然而很多时候,这个人不开心他不让你知道,等你知道的时候他已经收好皮箱,拔腿出门了。当然,对默多克来说,他的不开心,可能尤其不要让邓女士知道。

可惜很多幻想西方男人绅士浪漫的中国女人,对西方男人翻脸无情的一面却一无所知。很多中国男人肯在不快乐的婚姻里忍耐,肯为孩子委屈求全,对家庭和孩子有份责任感。而且有了这份持守的心,婚姻可以在冲突中磨合,往和谐的方向走。这是东方传统文化的美德。然而在个人幸福至上的西方文化中,很多人把自己不快乐看作求变的唯一理由,自己不快乐了,天就塌了,有没有孩子都要分开,因为分开是他们重新快乐的开始。

话又说回来,在离婚文化下长大的美国男女们,情感意志上经得住折腾,往往能比较冷静地处理离婚,也比较开放地接受非亲生的子女。所以他们经营再婚家庭比我们有经验得多。然而我们中国女性,往往当不得后妈,也舍不得自己的娃有后妈。所以,很多中国女性其实是经不起涉外婚姻潜在的风险和折腾的。说得直白一点,就是玩不起。保险起见,要对自己和伴侣(国籍不论)有点起码要求,那就是为了大家都快乐,能忍受一点自己的不快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