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作热线:400-0457-699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玖伊动态

为何我却成了婚姻破裂的罪人
时间2015-04-30 09:16:41


楚天金报讯



人物名片:程慕 女 37岁事业单位职工



采访:本报记者 杨扬实习生 周梦



时间:2015年4月20日



程慕的声音低沉,让人听起来就很难受。她说自己就像掉进了一个陷阱,一步错步步错。



约定要“丁克”



5年多前认识老公黄俊时,我已是31岁的“剩女”。28岁时,每周有好几拨人给我介绍对象,可31岁时我已有“门可罗雀”的感觉,甚至做好一辈子不结婚的打算了。



这时别人给我介绍了黄俊。说实话,去见他前,我觉得没什么戏。黄俊比我大近3岁,条件很好,这样的男人不都想找小美女吗?可是,和黄俊吃饭聊天感觉却很好,他对我也很绅士,我有些不真实的幸福感。



当晚,我激动得睡不着,后来,黄俊主动联系了我,我们相爱了。



我和黄俊都是有过经历的人,不会再像小年轻那样谈几年恋爱,吵架、试探,我们是奔着结婚去的。我想过顺其自然,怀孕就结婚。可黄俊说,他暂时不想要小孩。



那时,我没觉得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我还把黄俊不想要孩子这事当笑话一样说给老妈和闺密听过。我妈只是提醒我,我年纪不小了,过了35岁就不好了。


结婚第一年,我乐得享受二人世界。虽然我们年龄都不小了,可黄俊不断跟我灌输做“丁克族”有多好。“不仅少花钱,我们还可以把带孩子上培优班的时间拿出来做自己喜欢的事,年纪大了,我们就去周游世界”。


其实,我对生孩子也没有特别强烈的渴望,黄俊不想生,那正好,不生就不生吧。


他变了主意


但随着年龄增长、婚姻变得平淡,偶尔看到闺密、同事可爱的孩子,我也会动心。有两次,我试探地说:“其实小孩也蛮可爱的。”黄俊却说:“结婚前,我都说过不想要孩子。”他噎得我没话说,好像我当初答应他丁克,就是为了骗婚。


2012年年底,黄俊哥哥的小孩突然生了重病。在医院里,他哥哥很悲痛地说:“早知道当初生两个了。”我只顾着感叹独生子女家庭,面临失独的巨大痛苦,没想到,一场风暴在等着我。



黄俊在他爸妈的压力下,决定要生孩子。我问他:“之前你爸妈也逼你,你怎么那么坚决?”黄俊义正辞严地说:“我不能让我们家断了香火啊,那不是要了我爸妈的命?再说了,我最近也发现,生命还是有延续的好。”


听了这话,我的心也动了。


可是,我却生不出来了。努力了大半年,毫无动静。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没有发现问题。但是,去了医院才知道,一项检查合格了,还有一百项未知等着你。


开始,黄俊还比较沉得住气。后来就常在我面前说,以后怎么办,老了、病了没人照顾之类的话。我听得出黄俊的潜台词,可是我也很委屈,压力很大,当时他侄子的病已经控制住了,他有必要这样逼我吗?我跟黄俊说,如果结婚时就打算生,小孩可能都满地跑了。我必须把这个话讲清楚,让他们明白,是黄俊之前的“丁克”想法耽误了我!


可从去年开始,连公婆都觉得是我对不起他们家。我妈跟着我一起发愁,她比我更着急、生气,“黄俊还不如一直丁克下去,现在倒好,他变了主意,过错方倒成了你了”。


他要我成全


每当看到周围谁又怀上孕时,我的心就像刀绞似的。黄俊有时会安慰我,“别再折腾自己了,也别再折腾钱了”(为看病,的确花费不小)。可是,这只是他表面的说辞,他的内心想法全由他的行为表现出来了。他常常指责我,说我不懂人情世故,过年过节什么都没给他家人准备,让大家颇有微词。他还说我花钱大手大脚,不会理财……他以前从没挑剔过我这些毛病,全都因为我不能怀孕。


我提出,要不领养一个孩子。黄俊跳得老高,说:“可笑!我是不能生吗?为什么要替别人养孩子?”我哀求他,他听了也不吭声,说不想再提以前的事。


我的心渐渐冷了,我能迁就他,他却不能迁就我。这样的生活真是一种折磨,我变得焦虑、猜疑,瘦了十几斤。


去年11月份开始,我发现黄俊有点不对劲。我问他,他又说我神经病。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准,今年3月份,我发现他果真有了外遇。


我是不会离婚的。我为他付出了这么多,到这个年龄,我还能再找到幸福吗?我自己不幸,也不会让他们好过。可是,前几天黄俊告诉我,那个女人怀孕了。他说:“你成全我,我不能不管他们吧。我可以给你补偿。”“他们”因为孩子成了一家人,要我成全?我需要黄俊那一点点经济补偿吗?我的人生全毁了。


(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)


记者手记


留自己一条生路


婚姻法新司法解释中,给了女性更多在生育权方面的主动。但是,在实际生活中,男女在生育问题上的不平等仍是显而易见的。


在美剧《老友记》中,莫妮卡遇到了人生挚爱理查德,在获知对方不愿再生孩子后,她强忍痛苦、果断地和他分了手。有人不理解,难道就不能为了对方妥协吗?这样的爱叫做真爱吗?


其实,是否愿意生育这个问题,也属于影响婚姻融洽程度的重大观念问题。心理学家给出的“结婚前必问的15个问题(需达成一致)”中,它排名第三。两个人无原则地妥协不是真爱,能够求同存异、真正地达成共识才是。


程慕走到这一步,抱怨黄俊多变、凉薄都已没有意义,在充分沟通仍不能挽回的情况下,尽早脱离,才是给自己留的生路。当然,黄俊出轨并图谋另组家庭,是重大过错方,程慕有权力分割财物并得到相应补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