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例狂犬病的治愈及用药

潇洒哥
782次浏览
2020年06月21日 06:50
最佳经验
本文由作者推荐

冬青叶-伊利金典

中草药治愈狂犬病一例报告
湖南省衡东县卫生防疫站
狂犬病是一种严重危害人民生命的传染病,当人被狂犬咬伤后,一旦发作,多导致死亡。本病目前在临床上无特殊方法。最近我县三江公社前进大队赤脚医生,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指引下,用中草药治愈狂犬病一例,特报告如下:
病历摘要
患者肖xx,女,23岁,贫农,三江公社前进大队人。于1976年4月16日在本生产队出工,顺便进邻居家喝开水,被该户狂犬咬伤左脚腓肠肌,共伤三处,每处约1。5x2。5厘米。此犬当天上午还咬了本村两个小孩(因隔衣服,没咬伤皮肤)及一条水牛证明确系狂犬。患者当时用盐姜五片捣烂敷伤口,无痛感,第三天继续出工。
患者被狂犬咬伤后一月内无不适感,直到5月17日上午8时感到烦燥不安,两耳刺痛,汗出如珠,有怕风,怕声,怕水等症状出现,中午时,出现咽喉痉挛,极度烦燥,乱抓乱叫,神志欠清楚,其母接近时,被打了两个耳光,舌尖被自己咬伤。上述症状,持续12小时左右。
患者从小在家务农,身体健康,无其他传染病及癫痫病史。
治疗经过
患者在咬伤半个月后,曾服加味人参败毒散二剂,及一号狂犬粉剂两包,每四小时一包,服后一小时开始腹痛,呕吐三次,吐出胃液和血水约200毫升,两天后腹痛缓解,能继续参加劳动。5月17日上午8时,突然症状发作,随即服一号狂犬粉剂一包,并加大剂量三分之一,服后无其他反应,半小时后服马前子合剂一剂,二小时后加服二号狂犬粉剂一包,随后两小时许,上述症状逐渐好转。在极度烦燥时,曾肌注氯丙嗪一支,每天给予静脉滴注10%葡萄糖1000毫升,肌注青霉素80万单位。通过上述治疗,第二天狂燥停止,半个月后全部恢复健康。
药物组成和制法
一号狂犬粉剂:
每包剂量:红娘一只半、斑蝥三只(去头足)雄黄一分。
制法:用大米和红娘、斑蝥文火拌炒,将米炒成黄色为度,去米取药。研成粉末加雄黄和匀,用温开水送服,每次一包。
二号狂犬粉剂:
每包剂量:芫花、大戟、甘遂、大黄各二钱,研成粉末,用温开水送服,每次一包。
加味人参败毒散:党参五钱、独活三钱、前胡三钱、枳壳三钱、桔梗三钱、柴胡三钱、川芎二钱、茯苓三钱、甘草二钱、地榆五钱、紫草根一两、薄荷二钱,按常法煎服,每天一剂,连服二天。
马前子合剂:
马前子
五钱(去毛),马鞭草二两(全草),加水半斤煎成三两,煎20分钟以上,一次服。
小结:
患者历来身体健康,查无癔病和癫痫病史。这次被狂犬咬伤后一月后发作,症状较典型,因此狂犬病的的诊断可以肯定。病人被狂犬咬伤后,由于思想忽视预防,未及时接种狂犬病疫苗而致症状发作。后由大队赤脚医生康国钦与本社草医彭国清协同治疗,在公社卫生院医生密切配合下才治愈的。至于药理机制,还待进一步探讨。
[注]:红娘即“红蝥”,与中药的“斑蝥”同属类药物。两者的形色不同而功用相近。“红蝥”,头黑身红;“斑蝥”则为头黑身黄。
(以上全部为该文原文,由于杂志不完整,无法找到原杂志名称)
从文章中可以看出,它带有浓重的“文革”时代的政治烙印,文中的时间告诉人们,这是70年代中期的医疗报告,故带有“政治挂帅”的气息并不奇怪,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,在这样的纯学术中,强行地加入那些于学术无关的政治思想,确实有点不可思议,但在那个时代却是很正常的事,而且必须要这样做才合法。
此病例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治愈例子,它有一个发病和治疗的全过程,该文最大的缺陷,是只有用药,而没有辩症分析,人们对此病最希望看到的正是“辩症论治”过程,需要知道每一次用其药的根据,需要知道对病变过程的辩症分析,但这些最为重要的部分却被疏忽省略,实在是一大遗憾。
本人觉得,对此成功的案例,完全可以从它用药的针对性上,追溯反推它的辩症思想,从而梳理出它辩症论治的思路和用药原理。
从用药上分析,可以将它所用的方剂按照功能作用,分为三部分:
一、以人参败毒散为主,人参败毒散的主要作用是解表驱风除湿,是扶正解表的代表方。
二、以一号狂犬粉剂和马前子合剂为主,从药物组成上分析,一号狂犬粉剂的主要作用是破血散结,而马前子合剂的基本作用,也是活血通络散瘀结。马前子有剧毒,是否有以毒攻毒的作用?
三、以二号狂犬粉剂为主,二号狂犬粉剂的主要作用。从组成的芗药物上分析,重点是破痰水积聚,强力泻下,通大、小二便。
从文章中看到,当患者被狂犬咬伤的半个月后,虽然没有发作狂犬病,但还是服用了两剂加味人参败毒散和两包一号狂犬粉剂,服用后发生腹痛和呕吐,但显然这次的治疗没有收到任何效果,于是在被咬的一个月后,狂犬病开始发作,又进入第二次的治疗。第二次治疗为一个连续性的用药过程,先服用一号狂犬粉剂,尔后服马钱子合剂,接着再服二号狂犬粉剂,经过
这样的接力般用药,最后收到明显效果,成功治愈。
分析两次的用药,可以看出其辩症的认定,在狂犬病未发作时的辩症,为风邪和血分有瘀,治以解表祛风加破瘀散结为主,故以加味人参败毒散配合一号狂犬粉剂治疗。在狂犬病发作后的辩症,为瘀血积蓄,治以破瘀散结加通下为主,故以一号狂犬粉和马前子合剂再配合二号狂犬粉剂为治疗。综观其全程用药,其对狂犬病的总体辩症为风邪入血,最后造成瘀血积聚(蓄血症),病发前期以风为主,病发后以瘀为主,祛风、破瘀、通下,成为了此例病案的基本治疗手法。
在病未发作前的潜伏期辩症为风邪入血,为什么要用加味人参败毒散为主治疗?为什么在配合了破瘀散结药后也没有疗效呢?
采用加味人参败毒散来治疗的原因,加味人参败毒散是一条古验方,在清朝的《万应良方秘本》中有记载,说这是屡试屡验的经验方,组方如下:柴胡10克、前胡10克、川芎6克、枳壳10克、羌活10克、独活10克、茯苓10克、桔梗6克、人参10克、甘草10克、生姜10克、生地榆30克、紫竹根30克。每天一剂,连服二天。
按理说,既然加味人参败毒散是一条经验方,再配合一号狂犬粉剂破瘀散结,应该是对症的,为什么却没有疗效呢?原因何在呢?
当我们将《万应良方秘本》中的加味人参败毒散,和上案例中使用的加味人参败毒散相对照时,就会发现两条药方存在有不同的差异,秘本中的人参败毒散有独活,而案例中的人参败毒散中却没有此药,秘本的方中有紫竹根,而案例方中却变为了紫草根,我想问题可能就出现在这里面,按照网上提供的信息,紫竹根是一味治疗狂犬病的重要药,有祛风、破瘀、解毒的作用,就单味大量使用,也有治疗狂犬病的作用,有作者“六颗尘埃”在[天涯杂谈]中,贴出一条这样的狂犬病中药治疗验方,叫“荆防败毒散”加味,其中也显示出紫竹根在对症治疗中的重要性,其方如下:荆芥、防风、茯苓、枳壳、桔梗、柴胡、羌活、独活、川芎各10克、甘草5克、加紫竹根50-100克,如无紫竹根,可用别的竹根代,须加量,二到三剂可愈。从对比中可以见到,案例的组方中将紫竹根换成紫草根,和缺少一味羌活,可能是造成组方疗效不佳的重要原因,本来人参败毒散的祛风力就比较弱,再缺少了二味起重要作用的药,特别是少了起重要作用的紫竹根,疗效不好也就不奇怪了。
在病例中,于病症的潜伏期,人参败毒散配合有一号狂犬粉剂使用,是对症的运用,此时症状还是以风邪为主,重点宜风随汗解
,而蓄血尚未形成,破瘀散结药只起辅助性的预防作用,如果当祛风药不能消除风症的时候,破瘀散结药也就显得无能为力,对比起来,加味荆防败毒散的祛风疏散作用要大于加味人参败毒散,以加味荆防败毒散配合一号狂犬粉剂,功效应该比加味人参败毒散配合一号狂犬粉剂要好得多。
在狂犬病的发作期,患者因蓄血而发狂,此时使用以斑蝥为主的破瘀散结药,应该是大显身手的时候,从网上搜索有关的信息中发现,很多治疗狂犬病的秘方,都以斑蝥为主药,现转贴几条:
扶危散:斑蝥、滑石、雄黄、射香为末,温水送服,每次三克。
沈阳药科大学赵春杰专利方:斑蝥、马蹄甲、苘麻根。
大连市金山区亮甲店房管所郭庆忠专利方:斑蝥1。5-2、胡椒1-2、大米0。5-1、荞麦0。5-1、线麻灰1-2,干燥成粉,被咬七天内,以黄酒为引,饭后水送服1剂,发汗可愈。
网络上贴出的专利方:红娘1-9个、斑蝥1-7个、生鸡蛋1-2个、火纸1-4张、秋麻2-6道,将红娘和斑蝥焙干后研成细粉面,将细粉面放入生鸡蛋内,用火纸将蛋包裹,外面再用秋麻缠绕,然后放入草木灰中煨熟后食用。
《谈野翁试验方》:红娘子2个,斑蝥5个(并去翅、足,四十岁各加1个,五十岁各加2个),青娘子3个(去翅、足,四十岁加1个,五十岁、六十岁加3个),海马半个,续随子一分,乳香、沉香、桔梗各半分,为末,十岁者作四服,十五岁作三服,二十岁作二服,三十岁作一服。
(红娘子、斑蝥都有毒,须作炮制后方用,炮制方法:用糯米伴炒,将米炒至黄色,然后拣药弃米,药量一般在0。15克到0。3克之间,未经炮制的基本上是外用药。)
民间还有很多治疗狂犬病的秘方,基本上都是以斑蝥、红娘为主,这些药方着重于破瘀散结,原因是狂犬病发作时,辩症为蓄血引起发狂,显然这些药方都是针对已经形成蓄血发狂后的治疗。
以斑蝥为主的破瘀散结药,属于内“消”类,如果蓄血已经形成,具有针对性,但从上面的治疗案例来看,在用“消”法的基础上,再配合“下”法,让邪有出路,始终是一条捷径,因此,在服用了一号狂犬粉和马前子合剂后,再服二号狂犬粉剂,就是要发挥泻下药的作用,将邪毒从下而泻,可以说,“消”与“下”的结合,是此例狂犬病在发作以后被迅速治愈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上病例在狂犬病未发作前的治疗原则,是以“汗”与“消”相配合,以人参败毒散疏散风邪,再配合一号狂犬粉剂的破瘀散结为预防性治疗。在狂犬病
发作后的治疗原则,是以“消”与“下”相配合,以一号狂犬粉剂破瘀散结,再以二号狂犬粉剂泻下,引毒外出。回顾本人上次发贴的《狂犬病辩症探讨》一文中,其中引用的方一逐瘛汤,就是以大量的祛风药为主体,再配合一味红娘子破瘀,从而体现出“汗”与“消”相配合,而引用的方三中使用地鳖、桃仁,重点为破瘀散结,使用了大黄,重点为泻下,此方也巧妙地体现了“消”与“下”的相配合。
纵观现有公开的治疗狂犬病中药秘方,经分析,可以将它们归纳分属为三大类型:一是汗法,以祛风为主,兼以破血,二是消法,重点在于破瘀散结,或佐以祛风,或佐以泻下,三是下法,以破血和泻下并重。
中医治疗的重点是辩症论治,它既要查明是什么原因引起,又要分析它对人体造成的伤害现状,随症而变,不墨守成规,从辩症中采取针对性的治疗,由此可见,任何治疗狂犬病的有效单独经验秘方,都应该有它神奇的一面,在对症的范围内,它必然大显神效,成为良方,但在不对症的范围内,也会显得无能为力,造成失手而成为笑柄,确切地说,以祛风发汗为主的方剂,在狂犬病的潜伏期和病发初期应用,应该是比较对症的,但在蓄血形成后,未必再是良方,同样,以破瘀散结为主的方剂,在蓄血形成的时候,应该很对症,但在病的潜伏期,和蓄血形成的严重期,则未必有神奇的疗效,而以破血泻下为主的用法,也必须是在蓄血形成后,才有奇效,如果在潜伏期的时候使用,又未必有最理想的疗效,所以说,任何秘方都有一个对症治疗的局限性,不可能会有无限制的神奇疗效。尊重验方,又不要过分地迷信单一验方,辩症论治,灵活地使用验方,始终是治疗狂犬病的最好选择。

淋巴结核治疗-姚明君


火龙果的营养成分-齐齐


食品企业-荣先生夫妻肺片


月经不来吃什么-巧克力屋


广州白水寨-骆冰转


蛋奶酒-wlj


肯德基汉堡包的做法-鲶鱼的做法大全


睡菜-红烧肘子的做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