试析《伤寒论》中药物相同而剂量不同的几组处方

管我坏不坏,又没叫你爱!
996次浏览
2020年06月21日 14:52
最佳经验
本文由作者推荐

炸耦合的做法-腱


试析《伤寒论》中药物相同而剂量不同的几组处方
更新日期:2009-04-17 点击:
卢月英关文英罗亚平
关键词《伤寒论》;药物;剂量;分析
分类号:R 222.2R 289.1文献标识码:A
文章编号:1007-5615(2000)010005-03
《伤寒论》是祖国医学辨证施治的经典著作,也是中国医学史上最早的一部 方书。全书载方 113首,药物82味,不仅立法用药悉有法度,而且组方严谨,药少而精,处处给人以规矩准绳,在制剂及煎服法上更有独到之处,所以作用显著,疗效确实,堪称“方书之祖” 。
此外,《伤寒论》不仅示人以方,更重要的是教人以法。且根据病情发展的不同情况, 依证立法,据法立方,灵活变通,不但有“病同而方异”之变,更有“病异而方同”之通。 同一处方,往往随药量的增减,煎服法的改变而功能主治迥异。 故仲景另立名目。笔者就《伤 寒论》中药物相同而剂量不同(或制剂、煎服法不同)的几组处方加以分析。
1桂枝汤与桂枝加桂汤、桂枝加芍药汤
此3方均由桂枝、芍药、生姜、大枣、甘草5味药组成。3方之异,在剂量上以桂枝汤为基础 ,桂枝加芍药汤更 加芍3两也,桂枝加桂汤 更加桂2两也;在服法上后两方都不须如桂枝汤温复、啜粥。然此两点之差,则够成各方功 能主治殊异。
桂枝汤具有疏风解表,调和营卫之功。主治太阳中风表虚证及卫气不共营气谐和所致脏无它 病,时发热自汗出(54条)和病常自汗出(53条),伤寒汗出解后,半日许复烦……(57条)诸证 。
方中桂枝芍药药量相等,桂枝辛温发散,温通卫阳;芍药味酸收敛,固护营阴,两 药配合, 一散一收,阴阳营卫两面俱到。生姜散寒止呕,佐桂枝以解表;炙甘草、大枣益气调中,温 养 胃气,以滋汗液之源,且可助芍药敛阴和营。上药合为辛酸甘合剂,辛甘化阳,酸甘化阴, 既可固护卫阳,又可滋养营阴,故本方为调和营卫之良药。服后当啜热粥一碗,使谷气内充 ,助药力攘汗达邪,并适当加衣覆被,取遍身微似汗出,以达邪随汗出,营卫调和之目的。
桂枝加桂汤具有温通心阳,平冲降逆的作用。主治太阳表证误用烧针,强迫发汗,致汗多损 伤心阳,下焦寒气乘虚上冲的奔豚病(117条)。方中加重桂枝用量,配炙甘草,佐姜枣取辛 甘化合,温通心阳。心阳振,寒气降,冲逆平。芍药甘草酸甘化阴,共奏复阳和阴,止冲降 逆之功。服用本方不啜粥,不温覆,知变解表之法而为内补之用。
桂枝加芍药汤可温中扶虚,缓急止痛。主治太阳病医反下之,损伤脾阳,外邪乘虚陷入太阴 ,中气不和,气血运行不畅
所致腹满时痛,但因斯时尚未出现呕吐、下利,知病初入太阴, 未成典型之太阴病。本方为桂枝汤倍芍药,不惟牵制桂枝发散解表之力,而且有酸甘化阴, 缓解止痛之功。
2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与桂枝附子汤
两方均由桂枝、附子、生姜、大枣、炙甘草5味组成。2方之异,在剂量上,桂枝附子汤重用 桂枝 ,彼3两此4两,且加大附子用量,彼1枚此3枚。然由药量上的不同,却引起功能主治迥然有 异。
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功擅解表散邪,温经复阳。主治太阳病下后表邪不解、正气欲陷,胸阳 、肾阳已伤之候。证见胸满、脉微、恶寒(22条)。故用桂枝汤去酸苦阴柔之芍药,以解表 邪,通胸阳,增附子温经复阳。
桂枝附子汤因重用桂附,一变而为温经散寒,祛风除湿之剂。主治“风湿相搏,身体疼烦, 不能自转侧……脉浮虚而”(174条)汗出等风湿留着肌肉证。方中附子用量最大,因为祛 寒湿镇痛作用。振奋阳气,使阳气内蒸,湿邪无地自容,桂枝辛散祛风,温通经络,两药相 辅相须,自然可微微汗出,使风湿之邪得以外解。
3桂麻各半汤与桂枝二麻黄一汤
两方均系麻桂合方,同主太阳表郁不解,正 气已虚之证。但两方药量不同,故二者所主病情一轻一重,见证亦异,桂麻各半汤药量为桂 麻二方的各1/3。而桂枝二麻黄一汤则取桂枝汤的5/12,麻黄汤的2/9合而成方。
桂麻各半汤可助正达邪,小发其汗。主治太阳病日久不愈,邪留肌表,阳郁不宣, 如疟状, 发热恶寒,热多寒少,一日二三度发,面赤,身痒,脉浮之证(23条)。因表邪留恋日久,正 气稍虚,邪气已微,若用麻黄汤峻剂发汗,恐病轻药重,过汗伤正,然毛窍闭塞,又非桂枝 汤所能胜任,因此选用桂麻二方并施,变大剂为小剂,以桂枝汤助正达邪,和营卫滋汗液之 源 ,以麻黄汤疏达皮毛,发汗逐邪。方中芍药、甘草、大枣酸敛甘缓,可抑制麻黄、桂枝、生 姜之辛散,使其具有刚柔相济,从容不迫之妙,既可收到小汗邪解之效,又无过汗伤正之弊 。
桂枝二麻黄一汤为辛温轻剂,微发其汗。主治太阳中风服桂枝汤不如法,致汗出过多,又 复感风寒,玄府复闭。证见形似疟,发热恶寒,一日再发(25条)且无面赤,身痒,知病情较 上证为轻,但因汗后玄府复闭,非麻黄汤不能开其闭,同时又因本证已经桂枝汤大汗出,又 不宜峻汗,故用本方再解其肌,微开其表,寓发汗于不发之中以散微邪。
由此可见法以证变,方随法异,处处丝丝入扣,既精确严谨,又机动灵活,足以反映出制方 的科学性。
4抵当汤与抵当丸
两方均由水蛭、虻虫、大
黄、桃仁4味组成,但两方用量 不同,制剂亦异。抵当汤重用水蛭、虻虫各30个,且大黄酒制,桃仁20个,共煎为汤液分3 次服。抵挡丸将水蛭、虻虫减为20个,大黄生用,桃仁25个,捣分4丸,每次1丸。二者虽 同主太阳蓄血证,然因病有轻重之分,药有缓峻之别,故所主证候亦有不同。
抵当汤为破血逐瘀泻热峻剂。主治血热互结重而固者。证见其人如狂或发狂,少腹鞭满疼痛 拒按,小便自利或身黄,脉微而沉(沉滞不起)或沉结(128条、129条)。此外亦可疗阳明蓄血 ,其人喜忘,屎虽鞭,大便反易,其色必黑(239条)。方中重用虫类破血药水蛭、虻虫,以 破瘀积恶血,大黄酒制配桃仁以加强清热活血化瘀之力,因汤剂力猛,收效尤速,惟蓄血重 而病势急者不可轻视。
抵当丸主治太阳蓄血重而病势缓者。证见发热、少腹满,小便自利,因未出现如狂、发狂、 少腹急结或鞭满之象(130条)所以不必投以峻猛攻下的抵当汤,而用抵当丸下瘀血,取峻药 缓图,故条文明确指出“不可余药,宜抵当丸”。从“不可余药”四字分析,两方在使用 上是不可相互代替的。
前贤认为汤的药力峻,丸的药力缓,重证、急证可用汤,病势稍轻而缓者可用丸。可见用药 之轻重,制剂之缓峻,应步步依证立方,有的放矢,不可随意滥用。


蒸鱼怎么做-干海参怎么做


高血压饮食禁忌-做寿司的工具


防辐射服有效吗-蟹的做法


怀孕后性生活-白玉海参


牛排火锅-txs


减肥吃什么最好-maymay


莲菜饺子馅的做法-零七八碎


蒙牛阿拉奶粉-330